慕他心蓝_宁有故人可以相忘

这里慕蓝/原名宁有故人可以相忘/aph黑三角+普厨‖左英左耀左普坚定户‖ooc专业户‖主更冷cp普露‖英米奥洪等杂七杂八cp不定时出现‖我要扛普露的大旗,吃我一发普露安利

【雪兔组/普露】普露相性一百问(1—20)

普露相性一百问 

 

普露向 逆cp的注意

 

因为真的喜欢一百问又脑洞充足我就写了……虽然只有前二十……

下更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233

大概是强攻x腹黑受的设定。(?)

含历史向的事件。

菊的角色是吐槽(有哪里不对。。。)

OOC严重都是我的错。。。。。

 

菊:欢迎各位来到一百问的现场,在下是主持人兼记录菊。首先请容许我介绍今天接受采访的这一对,是在下家里人气颇高的雪兔组呢。

【高大的俄罗斯人笑意满满地拉着普鲁士人从侧台登上来,几乎是拖着对方往台中央过来】

普【皱眉】你拉着本大爷干什么,本大爷自己会走啊【不耐烦地说着,却迈步跟上了他,也没有挣开】

露【在台中央站定,微笑】可以开始了吗?万尼亚很是期待呢。

菊:啊,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就可以开始了。

露:其实有。

菊:呃,伊万先生请讲、

露【微笑】不能换个主持人么?

菊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请恕在下……

普【对露低声】喂你差不多一点,真是的,总是这么折腾人也就本大爷这么帅才能忍受你了【对菊尴尬笑】不用在意他说的话啊kesasasasa~不用啰嗦了,赶紧给本大爷开始吧。

露【微笑】

菊【寒颤】那么就开始吧

 

Q1: 请问您的名字?

露【抢】伊万·布拉金斯基。

普【愣了一下之后接上】……基尔伯特·贝什米特。

菊【内心】伊万先生是故意忽略掉国名的……?在一些很微妙的地方出人意料的体贴呢【记录】

 

Q2: 年龄是?

普:谁会记得那么久以前的事情啊?!

露:不记得了。

菊:大概数字就好了。

普:果然说起来还是本大爷年龄大一点呢kesasasasa~

露:这对基尔是很骄傲的事情吗?【讽刺微笑】

菊【内心】果然还是没有回答问题么……

 

Q3:性别是?

普:……

露:问出这种问题的人是想死了吗kurokuro~【笑】

菊【冷】下一问。

 

 

Q4: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?

普:当然是坚韧、可靠、忠实、不向任何艰难低头的最帅气的德国军人啊!

菊【内心】除了“最帅气”这一点,其他的听起来更像是路德维希君吧。

露:恩?应该是……温柔,体贴,可靠的露西亚吧。

菊【内心】不,请容在下收回刚才的吐槽

 

Q5: 对方的性格?

露:强势、霸道,认真的时候很帅气,像火焰一样耀眼,炙热得让人想留在身边的存在吧。

菊:很认真的回答啊。那么基尔伯特君呢?

普【停顿】……烦人的操控欲,总挂着笑容但很难搞清楚他脑子里在想什么,而且意外的执着啊,完全让人招架不住的那种【叹气】……

菊:能否详细说明一下招架不住是指……?

普:就是本大爷拿他完全没办法的意思啊!

露【微笑】我明白了哦。下一问吧。

普【没说完:噎住的表情】……下一问。

 

Q6: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?在哪里?

露:小的时候。在冰湖。

普【脸黑】相当不好的回忆

露:不过严格来说那也不算第一次见面,不过姑且当做相遇吧。

 

Q7: 对对方的第一印象?

露:强大、气势凌人、令人向往的存在。

普【得意】本大爷果然是最帅的!

露:超级让人想毁掉的感觉呢~

普:……所以你就把本大爷按在冰湖上掐啊。

露:怎么会呢【笑】都是为了自卫啊

普:……【放弃交流】

菊:那么基尔伯特君……

普:他啊,蛮可怜的小不点,怎么突然会变得那么扭曲啊……【小声】

露:基尔你说什么?我没听清哦☆

普:不,没什么

 

Q8:喜欢对方哪一点呢?

露:说过了哦,像火焰那样耀眼炙热,让人想要留在身边呢。

普:意、意外的执着吧,而且本大爷拿他没有办法啊!

露:没有了吗【黯然】

普:……别露出这种表情啊。其、其实也挺可爱的,除、除了特殊的情况,一般还算温柔吧。而且【撇嘴】对本大爷真是意外的执着啊。

露【微笑】最后那个基尔也喜欢?那万尼亚就要更加……

菊【内心】这就是所谓“拿他没有办法”吧……

 

Q9:讨厌对方哪一点?

露:太在意路德维希,而且太不坦率了。尤其是死不服输这一点……

普:本大爷在意弟弟有什么问题??【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表情不是太好】

露:嗯。你说吧。

菊【内心】出乎意料的结束了?似乎不符伊万先生的作风呢。

普:……控制欲太强,而且能把不讲理的事情讲的头头是道,还有,酗酒,真是不知道伏特加有什么好。

菊【内心】有点生气的语气啊,看样子伊万先生明白这点才没有讲下去。

 

Q10: 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?

露【点头】

普【迟疑了一下,还是点头】

菊【内心】伊万先生的脸一下子晴朗起来了,虽然基尔伯特君的脸还是黑的……

 

Q11 您怎么称呼对方?

露:骑士团,普鲁士,贝什米特先生,基尔伯特,民主德国同志,基尔,小基尔。一般是叫基尔。

普:小不点,俄罗斯,布拉金斯基,伊万同志【小声】,伊万。

 

Q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?

普:好好的叫名字就可以了,毕竟本大爷的名字那么帅气。

露:基尔算吗?

普:……勉强算吧。

露【开心】这样就好了,我也喜欢现在这样称呼呢。

 

Q13 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,您觉得对方是? 

普:果然还是熊吧!看上去憨厚实际却很血腥的动物。

露:这种比喻啊……

普:你可别说本大爷是兔子,本大爷不像。

露:明明长得就很像啊,如果不要的话,鹰?或者是雪狼?

普:……总比兔子好。

 

Q14 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,您会送? 

菊:这个说起来,基尔伯特君送过一件相当有名的吧。

普:你是说那个,琥珀宫啊……那个,是上司让本大爷送的,不能算是本大爷吧。

露:更多是因为,现在不在了吧【若有所思】真想让路德维希还给万尼亚呢

普:……对不起。

菊【内心】诶??。。。居然,道歉了?

露【微笑】我一般会送刀剑或者是名酒之类的,当然也送过一些别的。

普:……本大爷送过围巾……

菊【吃惊】诶?……可是伊万先生的围巾……没有发生什么变化……?

普:……别看了,他没戴过。

菊:……恕在下冒犯。能问下为什么吗?

露【微笑】围巾是姐姐送的,这种时候……【握围巾】还是不想换下来啊,毕竟是姐姐一针一线地织出来的。不过基尔的围巾我也有好好收下的☆

普:你也不能指望本大爷一个大男人去亲手织啊!不过,作为兄长,本大爷理解你的心情【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手想要放下,顿了一下,往旁边一寸盖住了他的手】毕竟你姐姐也只能以这种方式陪伴你了啊【小声】

露【微笑】

菊【内心】伊万先生的内心这么的在意亲情吗……以这样隐忍的方式。

 

Q15 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?

露:是酒的话再好不过了。

普:想都别想。

露【失望】那么基尔想要什么?

普:下次你可以到德国来找本大爷啊,每次都得本大爷去那么冷的地方。

露【委屈】我工作忙。

菊:是啊,两位分居两地还是很辛苦的。

 

Q16 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?一般是什么事情?

露:我对基尔很少有不满哦。

普:……一看就是说谎吧。

露:至少现在。

普:是你根本就是不想说吧。

露:说出来你会生气啊。

普:……

露【笑】

普:……就算这样,本大爷还是会说,以后伏特加给本大爷少喝,对身体不好知不知道?说了多少次你都当没听到。

露【笑】

普:说句话啊你……【内心】其实怎么讲还是没用的吧。

 

 

Q17 您的毛病是?

露:如他所说,依赖伏特加。有时候会不安,所以才会有过度控制欲吧。

普:不是很好相处,容易发脾气,对于感情这种事情尤其不擅长。

菊:两位的恋爱……还真是辛苦啊。

 

Q18 对方的毛病是?

露【笑】没什么毛病

普【瞥一眼】酗酒。过度控制欲。【内心:本大爷看你能忍多久】

 

 

Q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? 

露【笑】没什么事情……

普【打断】你还是好好说吧,真是受不了。本大爷当做没听见就是了。

露:太过在意路德维希了。

普【木脸】还有呢?

露【吓】……还不够?【笑】那,固执?冲动?脾气不好?而且真的特别不坦率啊……【逐渐靠近的基尔伯特,红眸中掺杂着微怒与邪笑】基尔,为什么靠这么近、、唔——

【短暂的唇舌纠缠,迷离的暧昧在两人之间炸开】

普【拽着他的围巾,唇移开一段距离】本大爷这么让你不快,干嘛还追着本大爷不放?你追着本大爷这么多年,就为了给你找不快啊?【压低嗓音】本大爷让你这、么、不、快、的话,是不是应该离你远一点啊?

露【小声带了些妥协】基、基尔……

普【得意地哼了一声坐了回去】晚上本大爷再收拾你。

露【小声】说大话也要有个谱……

普:你说什么?

露:不,没什么【无辜笑】

菊【内心】耀君家有句话,相生相克。。。

 

Q20 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? 

露:……

普:……

菊:……鉴于上一问的福利充足,在下认为还是跳过吧。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下一更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了。。。

就是想写出普露之间这种相生相克的感觉吧

评论(14)

热度(27)